你好,欢迎光临98指南针网!
居间合作 | 意见反馈 | 贷款
意见反馈
查看我的收藏夹有0个房源
岳阳更多城市
当前位置:98指南针 > 新闻资讯 > 2016城市竞争力排行榜 中国最强城市是它!

2016城市竞争力排行榜 中国最强城市是它!

岳阳房产  发布日期:2017/1/7 18:58:02
分享到:
中国城市竞争力研究会本周在港发布2016年中国城市综合竞争力排行榜,上海继续排名第一,香港及深圳则位居第二及第三名。 中国城市竞争力研究会会长桂强芳在当日的记者会上表示,本次发布的榜单是该机构历时一年、对中国358个地级以上城市的综合竞争力进行分析比较后的最新研究成果。 位列第四至第十名的城市分别是北京、广州、重庆、天津、苏州、杭州及南京。上海在该评比中已是连续4年排名首位。 2016中国城市综合竞争力排行榜 一个城市的综合竞争力是一个城市整合自身经济资源、社会资源、环境资源与文化资源参与区域资源分配竞争及国际资源分配竞争的能力。《GN中国城市综合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涵盖经济、社会、环境、文化四大系统,由包括综合经济竞争力、产业竞争力、财政金融竞争力、商业贸易竞争力、基础设施竞争力、社会体制竞争力、环境/资源/区位竞争力、人力资本教育竞争力、科技竞争力和文化形象竞争力等在内的10项一级指标、50项二级指标、216项三级指标构成。 中国城市竞争力研究会1998年在香港注册成立,是中国较早涉足城市竞争力研究领域的学术机构,2002年推出第一份中国城市竞争力排行榜。 2016中国城市成长竞争力排行榜 城市成长竞争力就是城市在动态发展的过程中,充分挖掘其潜在的潜能,不断完善城市的社会组织体制,展示其创新活力并依据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规律逐步提升自身综合竞争力的能力。《GN中国城市成长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由实力指数、潜力指数、活力指数、能力指数四大指标综合而成,包括4项一级指标,29项二级指标,70项三级指标。 2016中国最安全城市排行榜 安全城市的主要特征是:当年无重特大安全责任事故,社会治安良好,投资环境优越,生产事故少发,消费品安全,生态可持续发展,能为市民、企业、政府提供良好的信息网络环境和强有力的信息安全保障。《GN中国最安全城市评价指标体系》由包括社会安全、经济安全、生态安全、信息安全在内的4项一级指标、10项二级指标、59项三级指标构成。 该机构当日共发布16项排行榜,包括6项中国城市的分类榜单及9项全球国家与城市的分类榜单。其中,全球国家(经济体)竞争力排行榜中,美国、中国及日本分列前三名;全球最幸福城市排行榜前三位分别是卢森堡、瑞士伯尔尼和丹麦的哥本哈根。 【另一个角度】 叶檀再谈“最无前途的十个城市”:想成长,必须承认存在难题 叶檀 财经评论员叶檀最近有点火。 此前的她,通常是以媒体人的身份,撰写金融、房地产、国企改革方面的财经评论,关注她的群体也基本来自财经界或投资圈。 但自从两个多月前写了《我眼中最无前途的十个中国城市》,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叶檀。特别是文章中被“点名”的长春、兰州、南昌、温州等几个城市,更是通过地方媒体、政府智囊逐条反驳,掀起一波波舆论热潮。 12月17日晚,由《新周刊》杂志社主办的“2016中国年度新锐榜”颁奖盛典在浙江杭州举行,叶檀获得“年度知道分子”奖项。 活动现场,叶檀再次谈及“最无前途城市”。她坦言,无论是谁,如果想成长,都得承认自己有“不能”的地方,“如果这些城市不能承认它们存在难题,我想,30年后后悔的会是他们,而不是我们。” 地方的反驳“太感情用事” “她是一个启蒙者、理性派和传媒人。”“从股市、楼市乃至城市是否有前途,她都即时发声。” 12月17日,“2016中国年度新锐榜”颁奖现场,主办方将“年度知道分子”这一奖项颁给叶檀,并给予上述评价。 接过奖杯的叶檀笑称,之前写了最看好的十个中国城市,有点反响,但很快就过去了。后来,她又写了最没有前途的十个中国城市,这回动静大了,“有些人举着刀”就过来了。 事情要从今年9月谈起。 9月26日,叶檀将原创文章《我眼中最无前途的十个中国城市(上)》发布在自己的微信公号“叶檀财经”上。该文把长春、哈尔滨列为“最无前途城市”, 指出这两个城市从吸纳成年人就业与城市吸引力看,情况比较糟糕。 此后一个月,她又陆续发布“最无前途城市”系列文章三篇,沈阳、兰州、大同、洛阳、南昌、温州、唐山、大连被一一“点名”。 这些文章很快引起争议。 10月20日,江西日报社主办的《江南都市报》在其官方微信公号发布题为《专家发文:南昌最没有前途!500万南昌人怒转,我!们!不!服》的文章,称叶檀对南昌的评价有失公允,“你(叶檀)说南昌没有前途,我们不答应”。 10月21日,微信公号“看见兰州”发布署名为“大河智库”的文章《叶檀老师,凭什么说兰州没有前途?》。 该文指出,兰州有看得见的勃兴和崛起,“我们不能动辄用多年前的数据以及单薄的论据就武断地评定一个城市没有前途”。 10月22日、10月24日,吉林媒体《东亚经贸新闻》通过吉林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丁肇勇、吉林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孙志明、吉林省智库秘书长刘庶明等本地经济学者发声,为长春“最无前途”之说鸣不平。 10月26日,《温州商报》也在其微信公号发布《温州是最没有前途的中国城市?七个事实告诉叶檀女士,你错了!》一文,认为叶檀文中“论调过于武断,缺乏事实基础和调研支撑”。 随后,包括马津龙、谢浩、洪振宁在内的多位温州本土专家也发表观点,为温州正名。公开资料显示,马津龙曾担任温州市委政策研究室主任,谢浩曾担任温州市委副秘书长,洪振宁的身份为温州市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市社科联原副主席。 这些反驳声,叶檀不是没有注意到。她甚至将其中一些文章转到自己的微信公号,任由大家评说。 但另一方面,叶檀又不认同这些反驳观点。叶檀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自己曾私下与一些“最无前途城市”的官员、学者、企业家有过交流,大家还是比较理性,清楚症结所在。 当地在意,说明有些话听进去了 在决定列出“最无前途城市”之前,叶檀就预料到会引起反弹。 但作为长期关注金融、国企改革以及房地产市场的财经评论员,她坚持认为,目前有必要对中国的城市进行盘点。 “如果有反弹就不写了,那我们就说不了话了……”在叶檀看来,当下的中国,城市在重构,经济也在重构,城市兴衰交替不可避免。在此过程中,城市的未来,很大程度由地方政府和当地大企业家掌握,他们决定了城市的发展方向。 因此,叶檀希望,自己的看法能够影响当地官员和企业家,促使他们作出更务实有效的判断。 在具体筛选城市时,叶檀选择了抓重点的方式。 她告诉澎湃新闻,此前和助理翻阅了国内近300个地级和地级以上城市的统计公报,主要参考指标包括当地人口流失情况、城市主导产业以及人均财富占有率。 这个城市是否在中国高铁版图中占据重要位置、高等教育发展水平,也是叶檀衡量“有无前途”的重要因素。 不过,这种判断方式不太被认同。 吉林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孙志明就指出,评判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情况可以用不同的指数和数据,用少数几个指标、数据作为依据显然过于片面。 对此,叶檀回应,指标不在于多,而在于“管用”,即抓住关键问题对城市进行行之有效的判断。 她同时指出,入围的城市,只能说问题最典型,但未必是最糟的。比如黑龙江的鹤岗、大庆,这些资源型城市情况可能比哈尔滨还差,但它们毕竟只是一个地级市,如果把所有地级市都纳入考量范畴,那“最无前途”的城市名单绝对不止十个。 至于把温州这样的民营经济发源地也列入名单,叶檀解释,十个被点名的城市,实际情况并不一样。 她表示,新一轮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有的城市确实问题很严重,在可预见的5-10年找不到竞争优势,有的城市只能说处在转型期,一时比较迷惑,温州就属于后者。 尽管有种种考量,这种点名方式还是让一些人难以接受。 澎湃新闻注意到,发布在微信公号“叶檀财经”上的“最无前途城市”系列文章,目前除第一篇可以正常查看,后面三篇点击进去仅显示“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不过,她对此不以为然,认为该看的人已经看了,既然在意,说明有些话还是听进去了。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一些城市的官员或企业家已经伸出“橄榄枝”,希望叶檀有空去当地看看。对此她表示,“有时间会去,但现在时间太紧张了。” (自媒体)
文章来源:腾讯房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98指南针网无关。本网站转载和原创均注明出处,内容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真实性,也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不良信息举报:400-6030-778]